<strong id="gpsao"><pre id="gpsao"></pre></strong>
<button id="gpsao"></button>
  • <button id="gpsao"><acronym id="gpsao"></acronym></button>
    1. <th id="gpsao"></th>
      1. 《納蘭容若詞傳》書評

        “人生若只如初見”經歷世事滄桑,多么希望我們能如初見那般美好

             ——題記

        蘇纓,作家,20097月出版《納蘭容若詞傳》。在這部作品中他以旁觀者的視角為我們展現了清朝第一詞人傳奇而悲苦的一生,這部作品讓我領略了這位生于富貴但求平淡的詞人的一生。

        陽光微醺,氣溫適宜的午后。尋一寧靜之所輕輕的翻開《納蘭容若詞傳》,翻看這位才子在歷史長河所留下的足跡,翻看他凄美動人的愛情,翻看他那些鮮為人知的秘密。正如蘇纓所說“如果靈魂重21克,那么納蘭容若,就重21克。”“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想象,一個對愛苦心孤詣、將人生進行的有如詩篇、至死都以孩童面孔面對世界的人,除了21克外還有別的重量”。

        陽光以一個微妙的角度映照在書本上,目光隨著陽光流轉,恍惚之間將你帶入梅雨時節的江南,女子倚欄而立,極目遠眺,似乎在等待著什么,“她似乎忘記了自己叫沈宛,她只記得自己是納蘭容若的女子”她就是沈宛“她不止是納蘭容若的女子,還是世界上愛到癡狂的女子”她在等待一封來自千里之外的書信,不料卻等來了訣別,等來了為后世所傳誦的《木蘭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沈宛不怒也不怨,這是封建門第制度的鐐銬阻隔他們的愛,阻斷了他們之間的一切可能,她知道結局可是她還是義無反顧的愛了。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為愛所困。卻又拿得起放的下。

          似乎老天也嫉恨容若,讓他在詩詞方面大放異彩,而情感卻落得黯淡孤苦,他希望與妻子盧氏“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卻只得個“片帆從此寄天涯”的結局

          醒過神來,走出梅雨時節的江南,走出容若那被老天所拋棄的愛,輕嘆一口氣,繼續細細品讀《納蘭容若詞傳》字里行間的感情。

          容若的一生正如蘇纓所說的那樣“至死都以孩童面孔面對世界”單純的只剩下詩詞,大婚之喜他作《浣溪沙》;表妹香消玉殞他作《青衫濕遍 · 悼亡》現在依稀還記得其中:“獨伴梨花影,冷冥冥,盡意凄涼。愿指魂兮識路,教尋夢也回廊。”這樣落寞孤寂的詞句。容若出身官宦之家,父親權傾朝野,仕途一片光明,但是他似乎與生俱來的厭倦官場的險惡與黑暗雖“身在高門廣廈,常有山澤鳥戀之思”。所教之士多為顧貞觀、朱彝尊、嚴繩孫等布衣文學大家。

         康熙二十四年,容若三十又一,在與友人最后一次相聚作下《夜合花》后他病倒在了床榻。七日后離開了這個讓他無所牽掛的繁華世界。

         緩緩的合上書頁,走出納蘭的世界,走出蘇纓帶給我的哪一方無人叨擾的世界。

            蘇纓用溫婉動情的辭藻讓我領略了別樣的容若,也讓我重新讀懂了《納蘭容若詞傳》。 

        附件

        【字體: 】【收藏】 【打印】【關閉


        Copyright 2004 yazj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雅安職業技術學院 版權所有

        地址:四川省雅安市育才路130號 郵編:625000 電話:0835—2222560 傳真:0835-2223773
        網管E-mail:yazjy@foxmail.com 備案序號:蜀ICP備05017911號

        雅公網安備5118010003號

        1比2现金棋牌